另一个莫札特:被遗忘的南妮儿

每日时政 463浏览量

另一个莫札特:被遗忘的南妮儿

  「在写信给你的当下,我的头髮耸立得很高,实在担心着火。」南妮儿‧莫札特写信给她的弟弟沃夫冈‧阿玛迪斯时说道。高高耸起的头髮是当世时尚,南妮儿为了準备家族肖像特别请人梳装打扮。

  在沃夫冈‧阿玛迪斯的维也纳故居(Mozarthaus Vienna),一幢小小的公寓里,走道出口藏着一幅莫札特家族肖像画的複本。画中沃夫冈‧阿玛迪斯与一名髮型高耸的女子坐在大键琴旁四手联弹。这是他鲜为世人所知的姊妹,玛利亚‧安娜‧莫札特,暱称「南妮儿」。同为音乐神童,南妮儿的作品并未流传下来。

  古典乐历史上同样命运的女性还很多,孟德尔颂的姊姊芬妮被认为是比孟德尔颂还杰出的作曲家,为了被世人听见,她有许多作品是以弟弟孟德尔颂的名义发表。比芬妮早一个世纪出生的南妮儿‧莫札特则更加不幸,她七岁开始学习大键琴,被认为是神童,但没有任何作品留下来。唯一凸显她存在的,除了肖像画之外,就是无数的家族信件。南妮儿细心保存了所有与家人朋友的信件,这是后人唯一可以了解她的想法的历史资料。英国艺术家米罗(Sylvia Milo)深深着迷于南妮儿的故事,因此整理南妮儿的书信,运用自己的想像,创作了戏剧《另一个莫札特》。

  南妮儿收藏的信件大多来自父亲理欧普与弟弟沃夫冈‧阿玛迪斯。儘管她自己的信通常都已寄出去了,只有寥寥数封保存下来,但从父亲兄弟的回信中,南妮儿的潜能、梦想、力量与挣扎依稀可见。

另一个莫札特:被遗忘的南妮儿 

  与一般想像不同的是,儿童时期的沃夫冈‧阿玛迪斯,也就是小莫札特,并非独自与父亲一起巡迴演出。事实上,是南妮儿与小莫札特一同进行欧洲巡演,远达英国伦敦,并且双双被冠以「奇蹟之子(wunderkinder)」的名号。当时评论家非常称许南妮儿的天份,甚至认为弹得比弟弟更好。直到南妮儿满18岁,再也无法演出为止。在18世纪,小女孩巡迴各国抛头露面表演才艺是可以的,但成年女性不行,这会导致她名声败坏嫁不出去。于是她孤单单地被丢在奥地利萨尔茨堡,父亲从此只带着弟弟上路。南妮儿终其一生都不曾再巡演。

  但是南妮儿没有放弃。她持续作曲,从信件中看起来她至少寄了一首曲子给父亲跟弟弟徵求意见,弟弟回信说:「真的很美。」并且鼓励她继续创作。但父亲什幺都没有说。

  我们不知道南妮儿是否从此放弃了作曲,因为所作的曲子一首不剩。信里也不再讨论此事。也许她只是不愿意再给别人看她的作品,也许她用别的方式徵求认同了,更或许──她像是很多古典音乐家的姊妹一样,用兄弟的名义发表了自己的作品。这些在更多证据浮现之前,我们都不得而知。沃夫冈‧阿玛迪斯在家书中一而再再而三的亲暱抱怨,没人能够弹好他的钢琴曲,除了姊姊之外。父亲理欧普则是称许南妮儿是「全欧洲最富技巧的钢琴家」,对于「和谐音与变调有着完美的洞察力」,以及即兴作曲能力「好得吓死人」。

 另一个莫札特:被遗忘的南妮儿

  精神上需要家人认同的南妮儿,选择了与弟弟不同的道路。她放弃了相爱对象的求婚,嫁给了父亲挑选的人──两次丧偶,已有五个孩子的当地官员。沃夫冈‧阿玛迪斯曾试图阻止,但南妮儿心意已决。从此之后两人的书信渐渐减少。沃夫冈‧阿玛迪斯选择与父亲不认可的恋爱对象结婚,之后贫病交加英年早逝。南妮儿中年丧偶,回到家乡担任音乐教师。死前几年她已完全失明,孤独、寂寞,不喜欢讲话。虽然她对于世人来说似乎毫不重要,但这一生不仅只身带大了两个孩子,而且死后还留下为数不少的财富。这或许也是她和另一个莫札特家的天才最不同之处。

  南妮儿的作品与故事,如同那个时代的所有女性艺术家一样,遭到遗忘、忽略,尘封在图书馆里,遗忘在时间的洪流中。我们只能稍微想像一个南妮儿不仅存在,也闪烁光芒、流传后世的世界。

演出资讯:

The Other Mozart 

本文资料参考自:

Sylvia Milo

图片crdit:

wikimedia

上一篇: 下一篇: